Sucha's Blog ~ 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0

9月18日 周六 22:17

怀念 Apple

Apple 是室友在深圳养的一条本地杂交狐狸犬,全身金黄,飘逸的狗毛随风而动, 样子非常讨喜,几乎每次带着它下楼时,电梯里 10 岁以下的小弟小妹,总是忍不 住笑着去摸摸它。

在可爱的外表下,混合着忠诚、勇敢、倔强与懦弱的性格。

说它懦弱,是因为若家里来了陌生人,它是不会硬扑上去,而只会远远地躲在阳台 那边狂吠,把我们都逗得趴在地上。当然,半夜让它在厅里面巡游、趴睡,倒也不 错,其他就算了吧。

说它倔强,是每次带它下去溜达,若碰到母狗,总是紧追不舍,而我又不喜欢纤 绳,于是每次总是很抱歉地抱着它回来。当然,在众狗中要逮住它真不容易,特别 是那种有母狗的情况下,真是丢尽了脸面。这样的情况下,它是可以跟随这种气味 横跨整个深圳而对其他混不知觉。

说它勇敢,是因为当它面对着母狗的时候,其他的公狗,无论品色、大小、攻击 力,在它面前就仿佛木偶一样,当然,在它的眼里是这样,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 为此,Apple 也吃过苦头,有次耳朵都差点被咬下来,好久才痊愈;而在激斗前被 我们悬崖勒马的情况更是数不胜数。

它也是蛮聪明的一条狗,我们平常吃饭、压马路、跑步、遛狗、银行取钱、超市购 物、市场买菜……若非必要,都不会纤绳,它总会围绕在你左右,照例做它的抬腿动 作,玩它的解谜冒险游戏。

家里有了这样的一条狗,快乐当然很多,特别是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可 以毫无顾忌的叫唤它、欺负它,而它对你永远都这么好,偶尔还会配合着你玩。当 然,附带的其他麻烦也真不少,你几乎每天都得喂它,带它下去溜达一两次,隔个 一两周给它洗一次澡,为它打扫卫生,还得处理无处不在、随季节变化的狗毛。

作为一只本地杂交狗,它不改狗的本色,绝对是逮住机会就抬腿撒尿,别说屡教不 改,就是打断狗腿,它都照撒不误。家里某些固定地点,已经是被熏得泛白。男生 是懒一些,但是当你每天早上,看到憋了一个晚上的 Apple 刚从阳台被放出来,就 抬腿的情况,都会郁闷的。更郁闷的是,当我们刚刚用拖把清洁了之前的污地,它 忍不住又在别的地方抬腿了,绝对是防不胜防,让你有前功尽弃的感觉。

无法改变环境的情况下,只能改变自己了,我们练就了一身无敌的忍耐力,若非亲 眼所见,绝不追究,反正 6 楼风还挺大,气味也是留不长的。

可是狗毛、狗气味还是在积累,在春节前后达到恶化的高峰,南方的梅雨季节,把 这种情况放大了。现在还忘不了春节后来到深圳家里的那天,扑面而来的是可以把 人熏倒的气味。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条狗,在世界杯开幕的那一天,为了追随它的理想,冲出了禁 锢它的小区大门,在 6 车道上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它是走了,留给我们的只有那活泼的身影,还有满屋子的狗毛、气味,可是这气味 终究也留不长。在世界杯的第二天,厨房的水管爆裂,整个屋子,都堆满了水,一 直漫到电梯口。那天 6 点多,室友起床去嘘嘘时,发现行走在水上,一开始还以为 是水杯被打翻了,后来才发现到处都是水,躲都躲不掉。水管爆裂的情况,已经是 这个屋子的第二次了。如果 Apple 还在,早就把我们吠醒了,哪里还会漏到楼下去。

也许,这些都是天意吧。就这样,它被带走了,附带它的狗毛、气味都一并被带走 了。

我是回到深圳才听到这个完整故事的,所以当我跨进家门,是干净无比的地板,一 点点狗的气味都没有了。

在福州的三个月里,深圳这边也发生了很多故事。

CategoryLife / Permalink

9月18日 周六 22:10

域名迁移

前段时间域名迁移到了 name.com,随便找了一个可以支持自定义域名的免费空间, 折腾了一阵,终于搞定。

出国的理由太多,首先,每年的花费实际上是省了不少;不再需要办理脑残的网站 备案;再也不会因为无良的扫黄打非等自残运动被恶性打击了;只要不做反……的事 情,这种小鸟站点,估计可以永恒地运行下去吧。

再说,有了招行的信用卡,方便使用美刀支付,免费空间只需每年过去 renew 一下 就成,实在是找不到让我停留在国内的理由。

CategoryThisSite / Permalink

9月17日 周五 23:47

一年

一年有时候很短,有时候很长。

去年离开了原来的公司之后,先是北上,找到了 Z 同学,逛了一圈京城,夜游后 海,在 Eason 演唱会上疯狂;然后去了古都西安,托老树皮的福,用西电的学生证 夜游华山,50 华里下来,三天走路都晃。这段时间算是饱了眼福,稍稍宽慰了心灵。

但两周过后,开始百无聊赖,回到了福州,轻装去了上海,虽然也有 offer,但机 会不多,最后随便找了一家,仅试用了一天,就离开了。刚到上海住的是阿闹交大 的宿舍,一周以后,被楼管阿姨赶了出来;后来住在老遥那,熬到了十一。天气渐 冷,想起了家里的好,恰巧又是 60 周年大庆,不想再错过阅兵式,就回了老家。

在南宁到玉林的汽车上,老同事 GW 从深圳来电话,说要不来这边试一下,恰巧住 宿问题也容易解决,他们那刚好有一间空房。7 天之后,颠簸着从玉林到了深圳。

刚到深圳的半年多,也有曲折,也有苦闷,不得不说 GW 的同学们很有意思,他们 这个小团体的气氛很好,加入其中,让人不知不觉坚持了下来。

但不管怎样,在 GW 同学介绍的公司里,我已经有了一点去意,最想的是找个大点 的公司傍一傍,心理也安稳点,最好是通信行业,这个行业相对来说比较宽,虽然 是得重新入门,但是相信自己还可以稍微发展一下。

4 月初,在深圳拥挤的公车上,我随身带的小包被人神秘地打开又关上,钱包被拿 走了,手机却被留了下来。钱包里有身份证和大部分的银行卡,身份证本是想拿去 图书馆办证的,那么巧这几天就刚好在钱包里。于是突然间变穷,在身份证回到身 边之前,还得用当年福州的工资卡支付眼前的花费。

于是不得不回到福州办理身份证,只联系了几个同事小聚,巧的是甜也刚好出差在 福州。饭局上,YF 同学透露了一点点有关公司在深圳的打算,两人轮番上阵,说回 头有多好。当然,我很怀疑,大部分的时间笑而不答。4 月底,ZW 同学参加香港展 会,回来的时候,老大顺道跟我谈了一次,OK,我就入道了。

一个月之后,我再次辞了职,满怀希望来到了福州,随身带了两三件衣服,背了个 单反相机,离开深圳之前对室友说的一句话是,在福州撑死就呆一周吧。

其实,福州这边的开发工作才真正开始,然后就是无尽的封闭开发。一开始我住的 是人才中心,安排工作没做好,晚上 11 多我还在打电话联系住宿,看到了 3 年前 入住的 604,心里不是滋味。然后赖在 YF 那两天,才又入了人才。在总公司那边 见到了大部分以前的同事,忐忑不安地打招呼。随后搬到了春晓苑,固件第一次发 布的前一晚,全组人通宵达旦,SVN 上提交了两百多次,实话说,没有一个版本是 能用的。这段时间的通宵比我之前 3 年的总和都要多。

在福州的 3 个月里,发生了一些故事,去了厦门两次,抽疯了好几次,都不像以前 的我了。

一年中发生的故事太多,篇幅精力所限,很多不能省的都省略了,但能说的都说出 来了,纪念网站被扫黄打非关闭的 N 天。

CategoryLife /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