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cha's Blog ~ Archive for February, 2009

2月22日 周日 23:16

搬家了

到福州后是第二次搬家,第一次是从公司提供的宿舍里搬出来,而这一次,是舍友 离职了,而同事这边刚好有个空房,就搬了过来。

新的房间很大,比大学时六人住的宿舍还要大,一个黄金分割的长方形,前面是一 个宽阔的平桌,比我双手展开还要宽,估计之前是用来放大电视的,现在被我用作 工作台了;后面是一个茶色玻璃门,紧接着的是一个半开放的小房间,转个弯就到 了小院子——我住的是一楼。这么大的房间,家具却很少,还有,床很小,把大学发 的那张被子摊开,轻轻松松地把那张小床给完全盖住了。

严格地说,这应该算是一个走道似的房间,因为舍友们的自行车就停在小院子里, 踏过永远都关不了的门,从我的房间走过,算是抄近道了。还好院子外面是有门 的,还带锁。

还有,这边是福大的教工宿舍,绿化好得很,树深林密的,他们说,还在周围的树 上看到过松鼠。而且离西禅寺也很近,估计二十米的距离不到,可以看到红墙,但 是昨晚倒是没听到传说中的夜半钟声。走出小区,是典型的城中村模样,可以看到 一片不小的菜地,而连着小区的,是几个大池塘,怪不得昨晚的蚊子那么多。听说 这边的 IP 可以直连福大校园网,我还没试过。

也许是这个房间太长了,外面的林子又密,白天房间内还是暗暗的,猜想如果阳光 足够强烈的话,或许勉强可以从那个玻璃门里照进来吧。昨晚是来这边的第一天, 晚上十点多居然停电了,我运气太好了,只好早点睡觉,没想到蚊子这么多,防不 胜防,也许是那些池塘的缘故。半醒不醒的状态中,忽然发现后门有人进来,原来 是舍友……

他借给了我一把电蚊拍,我好高兴呀,很快就听到啪的一声响,我很安心地睡下 了,但耳边声音怎么还没停呢,于是拿起这个终极武器,又听到啪的一声……后来发 现,我高兴得太早了,我几乎奋斗了一夜,只不过让耳边的声音小了一点,稍微停 了那么一会,可是,有什么用呢,它们一直都在,它们不是一个人!

其实那个茶色玻璃门,门缝挺大的,估计老鼠都可以进来,别说蚊子了,外面的小 房间是装有防蚊窗的,但是通往小院的门一般都开着,这些窗就当是摆设好了。

一月份的时候接手了一个新项目,开始了一直持续到现在的忙碌的过程,这个项目 中的好多基础的东西,之前都是不懂的,结果也慢慢走过来了,让我想起考研时的 那个春节。可是考研还不像这个项目,它是跨春节的。中间还因为急事,到宁波执 行了一次 MISSION IMPOSSIBLE,路经杭州,找机会跟杭州的几个同学聚了一下, 时间紧迫,但还是让人很难忘的。

可惜的是那次行程,实际的问题还未完全解决,就又回了福州。谁会想到,刚好是 我在场的那天晚上,啥事都没有呢。但是问题还是在于我,虽然现像未出现,但是 问题的原因还未找到,若还不能说完全解决的话,还是静待观察的好。

CategoryLife /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