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cha's Blog ~ Archive for August, 2008

8月10日 周日 01:46

无题

最近周末都有游泳,泳池的人不算多,天气也都很好,锻炼身体,不亦乐乎。得益 于公司发的福利券,一张可以免两个人的入场费,我的那张早就去看电影消耗掉 了,如今都是蹭我那可爱的同事们的,其实是有任务在身,务必要教会他们游泳…… 想起大学期间,只游过一次泳,那还是在大二新区的时候,场内一片几乎都是男 生,相当地壮观。

游完了泳,全身又累又软,坐下一起吃饭的时候,聊到了公司的事情,说起了各自 将来可能的发展和规划,可是想起如今自己的生活和计划,混乱不堪,都不知道或 近或远的明天,会是怎样,尽是些伤心的话题。

这个星期,来了一次救火行动,简单版的 MISSION IMPOSSIBLE,感觉我都快变成技 术支持了。

周二早上刚上班没多久,我还准备去看看昨晚提交的测试结果会如何,接着头头过 来跟我说,某个产品在上海那边,最近不怎么行,那边的技术支持解决不了问题, 估计得改代码,客户抱怨得厉害,快签不下了。

又是上海,不是我的福地。打了个电话过去,简单跟某个负责人了解了一下情况, 头头说可能今天就得过去了,那还有什么办法,定了机票马上就走,还得先刷自己 的信用卡,没能从公司先借钱出来,惨。

下午六点到上海,打的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分公司,技术支持都在外面了,只留了 一个守家的,说要不要先测试一下这边的产品,我说好,结果一下子就到了八九 点,因为各种其它的问题,测不出结果。才发觉肚子饿得厉害,先去吃个饭吧,一 眨眼就到十点多了。

这时候负责人才回来,我跟他说因为各种原因,这边测不出结果,要先去现场看看 怎么回事才成,他说要等到十二点左右,才可能过去,现在人家那边还要做生意 呢,我说好吧。

等到快十二点,坐着车穿越了大半个安静而空旷的上海,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 了问题地点。我也才知道,为了避免上下班交通拥挤的高峰,他们都是中午上班, 晚上迟点下班,反时间工作,否则大半时间都是花在走路上。

跑了一下我们的程序,大概知道问题所在了,得改代码,可是问题不在我这部分。 还好对其他部分还是有所了解的,郁闷的是负责这份代码的人是个实习生,早就离 开公司了,留下来的代码似乎不是之前提交的最终代码。对这个我是所准备,来之 前已经有所修改了,可以跑起来,没想到关键部分居然 OK 了,可是仔细一查,协 议错了,服务器上的东东未修改。就差一点点,还得接着改。不知不觉时间指向了 凌晨四点,感觉修改得差不多,测试了一下,终于 OK,舒了一口气。

大家说现在去宾馆住很不合适,要不过来家里这边找张床睡一觉就好,我说好,到 了他们租的地方,随便找了张床躺了下来。这呼呼的就到了中午十二点,头头打电 话过来问,“怎么样了?”“应该 OK 了。”“什么时候回来?”我说下午就可以走。

又是火速通过 12580 订了票,赶到了机场,等到进了候机厅,才发现我的电子客 票不见了,没那个东西可怎么报销,我记得在安检的时候是有看到的,于是过去询 问,居然也找不到。看来报销只能想想其他的办法。

而且这一次又遭遇晚点,是上了飞机才开始通知说要延迟起飞的,我都快晕倒了。 每次在这边都会出问题,或多或少……

CategoryLife / Permalink

8月3日 周日 10:47

无题

前段时间“凤凰”过福州,也没感觉到周围有啥大风大雨的,倒是之前来了一次冰 雹,本来火热的艳阳天,突然间乌云密布,接着狂风暴雨的,只听到窗户上噼里啪 啦地响,大家好奇,接着看到小小的冰粒落在窗台上,白花花的。下班时雨已停 了,地上也都变干,去坐公车时,才发现车站旁的一棵小树,被吹歪了不少,已经 隐约可以看到被拔起来的根部和露出的黄土了。

那棵树现在都还是歪着,“凤凰”来了又走,它还是那样。“凤凰”没带来多少风,而 是带来了好多雨水,下了整整一个星期,本来 37。+ 的平常天,因为“凤凰”的到 来,下降了十度都有。一次我坐公车,那种空调型的,因为车窗内外温度差别的 缘故,窗内都泛出了水汽,模模糊糊的一片,跟春天似的。

昨晚跟在成电读研的大学室友聊天,他就说最近又来了一次十一楼跑,因为实验室 在十一楼,每次风吹草动,活动起来成本都很高。大家就在 QQ 群里笑,不过当真 的地震到来,其实大家心里都笑不起来。

想起一个月之前,偷空回了一次合肥,那是跟大学室友们的一年之约,成电的那位 兄弟,因为地震影响了课程,还得在学校多呆好几天,就缺他没有成行。

我盘算先着坐飞机到上海,到交大室友那边逛一圈,再跟他一起去合肥,时间是蛮 紧的,但意外还在后头。飞机延误了,不知道是上海那边的天气情况还是福州这边 的交通管制,总之飞机延误了两个小时之后才起飞。到了上海,是完全不一样的情 景,从虹桥出来,是一路飞奔的状况,他在南站等我,我一路短信报着军情,交换 者公车、地铁前进,虽然有着五年前对上海交通的认识,实际上还是低估了……火车 开动前十分钟左右,我终于在南站找到了阿闹同学,就差抱头痛哭了……

后来发现我跟他穿的 T-shirt 衫居然是一样的,我的是 361。黑色,他的是白色, 款式都相同,活脱脱一个黑白配。这种小概率的撞衫事件都会发生,DAMN。。。

在火车上聊了六个小时之后,终于到了合肥,已是晚上十点多。打车的过程中碰到 了超有性格的师弟,跟他发生了点小摩擦。因为看他很像小混混,不怎么想搭理他 的样子,但他希望和我们一起搭伙打车,之后又坚持要付自己的那份款,架势很像 打架的样子,拉着我的手,一定要我收下,这么耿直的孩子,我都快感动得哭了, 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给踢走。

合肥刚下了一阵雨,凉风习习,想找个地方住却越发困难了,跟阿闹同学转了许久 都没有合适的,周六的晚上,在学校周围找地方住总是很困难的。还好有我们当年 的书记在,骑着自行车从工大出来,给我们指出了一条康庄大道,在学校北门往 西,有家新开的旅馆。果然是新开的旅馆,我跟阿闹走进房间的时候,还有很重的 装修味。晚上没啥活动,到北门对面吃了一顿饭就回去睡觉了。记得还是那家炒饭 的大排档,当年有一次我在那跟老板神聊,后来拿了炒饭转身就走了,回到寝室才 想起来,钱款未付呢,霸王餐就是这样发生的……神聊容易误事,这次是阿闹同学买 的单,还好。

第二天又有两位同学到了,阿辽同学跟艺术家同学、七妹,加上还在工大以及科大 读研的兄弟,敏生和 K 娃,差不多有十个人了,热热闹闹的。中午大吃了一顿,下 午如了阿辽同学的愿,逛了包公祠,门票已经涨到 ¥25 了,记得五年以前进去的 时候,才 ¥15 而已,门票也会通货膨胀的么,五年就要翻一翻?可里面还是老样 子,感觉挺不值的。晚饭是书记同学请客,到不倒翁吃了一顿,可惜 K 娃明天还要 考试,晚上又少了一个人。我们几个穿着拖鞋就进去了,见到了书记的女朋友,大 家如今都有主乐……

晚上 K 歌,阿辽同学给我点的第一首,居然是已经反反复复听了无数次的工厂测试 歌曲,这让我又想起了撞衫事件……我发现因为工作关系接触到的测试歌曲给我带来 了不少好处,虽然唱功不行,可歌曲的调子都还记得,反正歌词可以看,怎么都哼 得下去。麦霸就是这样产生的,发现如果对谁不满,就邀他一起去 K 歌,我绝对可 以让他吐着出来。实话说,这方面,还是艺术家的声音最好,其次是书记,两个人 合作的《ONE NIGHT IN BEIJING》无敌的。

怎么少得了龙虾大餐呢,当年大四的夜晚,大家最期待的就是弄一顿小龙虾了,这 一顿吃得大家满嘴通红,手也通红,火辣辣的。夜深了,这是我合肥之行的最后一 个晚上,明早逛一圈工大,就准备回去了。为了照顾我的最后一晚,阿辽同学跟阿 闹同学,两位最瘦的兄弟同睡一床,我独占了一床,大家又猛聊了一阵,许久才闭 上眼睛。

第二天太阳挺大的,几个人说好到工大食堂吃一顿早饭,意外碰到了 HY 同学,又 可以刷饭卡了,而且是别人的饭卡,那个兴奋啊。接着给 L 同学寄了一张明信片, 那张 ¥25 的包公祠门票,翻过来就是给你留念的,不用白不用。阿闹同学之前撕 掉了他的那张,顿时抓狂。都说现在斛兵塘臭,可再怎么臭也是工大的一大景点 吧,而且,在工大的,谁没吃过斛兵塘的鱼呢,都吃下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借了 艺术家的相机狂拍,照片有时间再上传吧。走在熟悉的校园里,回想当年的读书的 事情,往昔依旧,可一年就这样过去了,脱学一年了……“是不是该走了,十点四十 了!”阿辽催我了。赶紧回去收拾东西,告别了 HY 同学,准备告别合肥了……

可没想到在工大门口,十五分钟都打不到车,看着车子嗖嗖地过去,可里面都坐着 人啊。好不容易拦下来一辆,我说“到火车站。”接着师傅跟我急了,“我这车气不 够,我还要去加气呢。”赶人了。完了,不行,再拦,终于拦到了一辆车,已经十一 点十五了,十一点二十七的火车啊,师傅看得出来我急,也下狠劲往前赶,可惜, 还是可惜,一路上遇到了四个红灯,而且我已经不是一年前的我,有那么好的运气 伴随,即便飞快地挤进了候车室,可连车屁股都看不到。不死心,问了一位工作人 员,被白了一眼,“几点了?”“十一点半……”推脱了一阵,才心急火燎地走开。

我定了十九点四十分的飞机,在上海虹桥,可合肥到上海最快的公共交通工具,就 这一趟 T 字头的旅游列车了,我怎么不能早点意识到这一点呢?从火车站出来,一 路上看着合肥新建起来的高楼大厦,什么心情都没有。接着马上到了长途汽车站, 问了一阵,最早的车是下午一点走,到上海七个小时左右,问了阿闹同学,他说, 如果下车地点是南站的话,应该还来得及,买票吧,已经没有选择了。

上了这辆车,横竖就看天了。看旁边坐的是一副学生样,玩弄着巨眩的惠普电脑, 全屏手写,屏幕还可以拆下来玩,于是忍不住问了一下,“这车到上海大概几 点?”“七点半左右吧”“不是说六个小时能到吗”“七点半算是早的了,其实我 今晚还有课呢,我也急。”可他哪有我急!MD,长途汽车站的时间靠不住。

一路上,都有乘客在骂这车走得慢,说晚上八点都到不了,我死了心了,什么都不 理,没想到死心还有效果。车子走着走着,怎么感觉就像时光倒流的样子,往后退。 看着就被后边的车一辆一辆地超,真是什么车都能超它,面包车也有、皮卡、还有 大卡车,也不知道是运钢筋还是什么别的。接着,车子闹脾气,空调不转了,车内 骤然升温,大家反而坐得住了,安静了下来,终于知道这不是师傅的问题,这种车 子是很经骂的。我是一直都坐得住的,心都死了,坐不住才怪。

没想到进了上海收费站,也才七点多而已,天开始变黑。我相机而动,在车没到终 点站的时候下了车,也不知自己在哪,跑到了一个招牌比较亮的店门口,招了辆 的,“麻烦师傅快点,虹口机场。”,“虹桥吧,看你急得,几点的飞机啊?”我都不 敢跟他说几点的,就说让他开快点就成。师傅打开了 GPS,然后用手机拨通了某个 号码,开始用上海话问该怎么走,我真后悔,看他对这一带也不是很熟的样子,功 夫不够,还出来混。不幸被我言中,这位师傅开着语音导航的 GPS,还是上错了 路,只听到他不停地跟我说,“这条路应该是最快的……”可我怎么感觉就不快呢。然 后转过了一个路口,他是真的为我急吧,居然闯了红灯,于是他坐不住了,一边跟 我说闯红灯严重了,一边拨通某个号码,又开始问了……“要是没按时把你送到,我心 里过不去。”这个服务态度,就是好啊,要是功夫好就更好了。其实我心里是有个期 盼,希望这趟飞机跟之前延误的那趟一样,悠着点,总得给我点机会吧。

十九点五十,到了虹桥。我跑了进去,可希望落空,这趟飞机没有延误,已经在天 上飞着了。问了厦航,那边今晚已经没有飞机了,但告诉我,机票可以退,“在哪买 就在哪退。”我心里稍稍放宽了一些,她们又告诉我,东航那边今晚还有回福州的。 我赶紧过去问,是晚上十点钟的飞机。看来今晚还有戏,不至于在上海过夜。

匆匆把随身带的东西吃完,赶紧排队进了候机室。打开《体坛》,本以为是在火车 上可以看的,这会儿直到现在才翻得开。讨厌的喇叭开始响了,最怕听到的就是延 误的消息,还好,这次是汕头的。接近十点,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小道消息说福州 那边飞机还没起飞呢……完了,为什么赶上飞机延误的都是我?果然,不多时,讨厌 的广播开始宣布飞往福州航班延误的消息。这年头,什么都靠不住。

老妈打电话过来,问我在哪,好奇我为什么不坐火车呢,然后用一个进了候车室三 天后才飞得走的故事告诫我,坐火车就会更好。谁受得了,我说我手机快没电了, 安慰她说没事的,就要离开了,待会儿会给她电话。

我手机是真的快没电了,只带了两块电池,支撑了三天。但想起当年就是她带着我 坐飞机的,现在转变得也够快的,我想我是一直跟不上时代。候车室人越来越少, 就剩我们这个航班的了,周围有从国外回来的,说二十四小时都没睡过觉,接着高 声谈论、对比着国内外的差距,有儿女在外头,出来的声音就是不一样,周围又是 一阵附和,想睡觉都难。讨厌的喇叭又开始吵了,还好,这次是利好消息,零点可 以起飞。

东航的飞机要比厦航的好,空姐也都漂亮很多,可惜了,没有心情。想睡觉却没有 空间,看大家都很兴奋的样子。郁闷的是,如今哪儿都有小孩子的身影,汽车、火 车上……在你最想休息,最希望安静的时候,她会来一阵啼哭,冲破宁静;或者小吵 大闹的,随处可见他们活力四射的叫喊着,撕扯着,躲都躲不开。

凌晨两点四十五,终于到家了。路上的士司机告诉我,刚才的雨下得好大,看着干 净的道路,迎着雨后的清新,这种感觉,真是让人受不了。

CategoryLife /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