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cha's Blog ~ Archive for May, 2008

5月11日 周日 18:55

火炬到福州

本来答应同事一起去看奥运火炬的,无奈昨晚睡得太迟,今天醒来的时候发现火炬 已经到了马尾,坐公车是追不上了,早饭还没吃呢,算了,晚上看新闻算了。

之前公司有发邮件召集奥运火炬助跑手,才收到这封邮件五分钟不到,接着马上来 了另一封,说名额已满,大家不用再继续报名了……刚开始还真的以为是可以助跑 的,后来发现其实只是到那儿做啦啦队而已,跟小学时候参加某某大会凑人数喊“热 烈欢迎”是一样的。不过没能到现场看一看,还是有点小遗憾。

发现我是越来越懒了,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上周的五一长假,公司只放了三天,在这仅有的三天里面,去加了两天班,因为之 前被拉到了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半截子项目里面,手头事情很紧很急,不加班都 不行。还好,终于把事情搞定,项目最终也按时完成。要是下次再被拉到一个半截 子项目中,一定要牢记于心,没有什么半截子项目,这绝对是一个比新项目还要棘 手的老项目,在文档不全的日子里,把当年负责这坨项目的头头找到,才是最要紧 的事情。

剩下的一天节日时间,跟几个同事一块玩蹦极去了,尝一尝惊险刺激的感觉……终于 知道跳楼的感觉是什么样了,那种速度,会让你感觉窒息、感觉无助。反而刚跳下 去倒不会让人害怕,虽然跳的地方很高。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刚跳下去速度最快那阵子还有第一次反弹到高空停滞那会儿,虽 然知道自己被一根绳子拽着,安全没有问题,但是在高空上弹来弹去,茫然四顾, 无依无靠,身体的姿态都无法控制,只能靠着那根弹来弹去的绳子时,相当地无奈。

这次蹦极,也让大家“丑态毕露”。有猫扑下跳,怀疑是被人家不耐烦直接踢下去 的;也有下去之后,猛蹬腿,以为可以高空踩单车腾云驾雾的;还有就是下去之后 抱紧绳子,生怕救命之绳会断,玩真空蹦极的……

只可惜大家手头都只有百把万像素的手机,再努力基本上也只能是看到一个物体下 落,谁谁谁做了什么就不清楚了。所以大家该怎么下去的怎么下去,该怎么玩的怎 么玩,上来之后,谢天谢地再说。

CategoryLife /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