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cha's Blog ~ Archive for June, 2007

6月25日 周一 15:50

答辩的故事

导师和答辩委员会的参考成绩出来了,我得了良,意料之外。因为那个题目一直做 得很没有头绪,最后的结论也不是很好。特别是当我把初稿拿给导师,他看过后就 笑着对我说:“你这篇论文最多只能拿个中,搞不好还不及格。”那时候我的心啊, 都凉了……

后来就开始加班加点。当初写这篇论文就很不容易,直接说就是不懂该怎么写,因 为做了一大堆的程序,但是相当乱,而且没有什么很好的结果。于是随便套了个模 板就上马,然后很心急地赶字数,听说论文是一万字的要求,接着随随便便分了几 章几段,将得到的实验数据胡乱放了几个上去。

好在一直有师姐带我,她看了我的修改后仍然很不满意,接着在她的指导下狂改论 文,比如应使用多少的调整因子,应该记录哪种抵抗攻击数据,论文要怎么安排, 如何叙述等等。总之,这篇文章要修改的东西太多了。

接着忙了一个晚上,饭都没怎么吃,等到导师定了稿,将论文打印出来,已经是答 辩前一晚的十二点了,可是 PPT 还没开始写呢。于是一直忙到了凌晨两点,才觉得 PPT 也应该差不多了,为此小小影响到了同寝室的其他同学的休息,心里真是过意 不去。其实后来在第二天早上又把 PPT 修改了一点点,走的时候太心急,钥匙忘带 就出了宿舍,把论文落在里面了,只好到楼下找楼管要钥匙开门。没想到出门的时 候这么不顺。不过后来的答辩还不错,而且相比其他,我们同一组的都答得很好, 我那接近三十页的 PPT,大概也就用了五分钟吧。在上去答辩之前还对 PPT 的内容 回顾了一下,突然发觉昨晚太仓促,有些问题 PPT 没讲明白。巧的是,考官问问题 时刚好问到了这方面的内容,于是叙述了一通。

在众多考官的无数问题中,第一个问题最让我摸不着头脑,他问:“你的毕业论文跟 你以后的工作有没有关系?”,简单的问题往往具有欺骗性,可是我太过诚实,直接 回答了“ 没有”,然后直到现在我也没想通他想要知道的是什么,后来又是同样的他 提出结论,“那你只是使用软件工具箱中提供的函数来……”,等于说我没做什么工作 了,可那时坐在考官位子上的搞图形的大牛们都没从这个问题上为难我……据当时在 座位上等待答辩的同学说,他的问题让我前面的答辩失色不少,就是这个问题让我 后来寝食不安。在答辩当晚,就有小道消息说我们答辩的那个教室里有两个人挂了, 大概就是推迟答辩吧,那是相当高的不通过率了,这让我很着急,狂分析挂的两个 人中有没有我,总之是很不自信,心里一直揣揣着。

这其实也有原因,我们这一组都是早上答辩的,因为人数很多,下午还要继续。但 是我们偷了懒,就没有去。后来听同学说,下午的情况凶险之极,至少有几个教室 都是如此,考官发了彪,答辩人被问得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有一个教室下午 只有四个人答辩,结果从两点半问到了四点半,要知道我们早上答辩的一般就只有 几分钟的 PPT 介绍时间而已。不过即便是那个教室,也只有一个人未通过,而 且那还是有原因的,听说直到答辩这一天,他才第一次正式见了导师……

小道消息太多了,当然,答辩过程本身也很曲折。同样在我们教室,早上的时候有 一位牛兄,PPT 讲了十几分钟,考官们都烦掉了,直接喊"停",然后问他,简单点 说,你做了什么,后来又是一通理论,又喊"停“……当然那位牛兄也很无辜。然后听 说答辩委员会给他的成绩只有中,但他本校的保送生,于是带他的导师给他争取了 一个良,后来又听说,他的老大很不满意,最后给他争取到了优……

快成一本小说了。

CategoryLife / Permalink

6月7日 周四 09:50

无题

毕设程序方面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为此天还大晴,一扫一个星期之久的阴冷天气。

说到天气的事情,真是让人不爽。本以为到了六月,应该迈入了夏天的门槛,多热 都不怕,连心理准备都作好了。可是老天突然杀了个回马枪,一夜寒风过来,让人 摸不着头脑。刚开始还很高兴,刚把厚的被单换下,仅剩了一件毛巾被,有这么阴 凉的天气,甚爽。可是后来发现越来越不对劲,有被冻醒的趋势,每晚都是在颤抖 中度过可不是好办法,于是拣了件薄被单再盖上,可是不巧赶上了末班车,那晚开 始转热,蚊子都出来了,弄得我睡得很不踏实。

毕设可以开始写论文了,二十多号答辩,似乎有充足的时间。

CategoryLife /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