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cha's Blog ~ Archive for February, 2006

2月28日 周二 12:56

概率,六级和雪

我早就知道老妈的消息比我灵通得多。中午刚放学不久,她就打电话过来,说概率成绩应该知道了(我昨天查还没有呢),然后让我去查。没想到这次补考没出分数,只是在上次重修的后边写了个“及格”的字样。不管怎样,这回什么都不欠了。

碰巧今早也是四六级出榜的日子,回到寝室急急忙忙地上网查,心里其实已经平静如水。结果也还是出了我的预料,比去年低了好多,真的是越考越差了。不过上个学期太忙,得准备很多补考的科目,不知道这算不算理由。

合肥昨晚开始下雪,今天转成中雪,在我这个南方人看来,就是大雪了。纷纷扬扬的雪花飘得甚是好看,如今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本以为今年看不到雪,没想到它一下就是这么大。

CategoryLife / Permalink

2月27日 周一 14:34

无题

早上打开 Opera 的时候提示升级,不知不觉已经 v8.52 了,下载的同时逛了一下主题仓库,发现了一款很不错的东东:Ximple_Thallos。简单的平面化设计,经典的黑白线条搭配,精简到了极致,颇有点特别的意境,为此我的冲浪时间又稍有增加。

之前有用过 Bump7 color,那也是一款不错的主题,图标很让我喜欢,标签页的设计也很不错,着实让我激动了好长时间。Opera 这个名字,名副其实。

昨天为了听考研讲座,第一次到了工大的大礼堂,那个建筑仿佛是几十年前的东西,早已破旧不堪,从外面看让人以为是一个旧厂房。下午 2 点的讲座,我们 1:15 左右就到了,抢到了不错的位子。老师都是工大的实力派,当然也是工大考研辅导班的主力,吹得实在厉害,让人听了就感觉:最好人人都考研,不考研没有出路;中专生也可以考上科大,没有什么不可能。考不上的自然就是傻瓜一个了。

从礼堂出来的时候,我的自信心已经膨胀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发佛所有的问题都已经不是问题了。但寒冷的春风把我的头吹得好痛,所以暂时的情况仍然是,对考研还没有看法。不过寝室里早已闹翻了天,学期刚开始的时候就不断地有人嚷着要考哪里考哪里,他们都是很强的人,然后就加入了 N 个有关考研的 QQ 群,还有就是不断的上网查学校,不断地找人询问,当然我也成了采访对象。“考软件工程好不好?”,“恩,这个问题,我不是很清楚……”,“这个学校你觉得怎么样?”,“还好吧……”。其实我是一点都不懂,但是我知道,不能打击人的自信心。

刚开学那时,选课还没结束,大家都很要强,只要是课表上可以选的课,就一个都不能落下。后来不知道谁放出了消息,自动控制可以不选,那时后我正在备战概率,觉得还是先把它放下要紧,就把自动控制退了。寝室的强人们去上了一节课,发现人烟极少,于是回来纷纷退课。后来大家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到选课表上查查,上自动控制课的人还剩下多少,找找乐子。

说到学分的事情也够郁闷,今年若是可以开始毕业设计,我的学分就足以毕业了。我们其实修了太多的课,大四要是必修课可以不上,手里的学分也都可以保证毕业。可是因为上几届的教训,还有教学评估,规定大四一个学期学分不能少于 16,烦啊。

CategoryLife / Permalink

2月19日 周日 01:06

配置 Samba

寝室内部有几台 linux 和 windows,经常一起开机,但是互传文件比较麻烦,在 win 下大家比较常用的方式是用飞鸽传书,但是 linux 下大家都不知道用什么程序来互传。

其实可以利用 win 的网络邻居的功能,先在 linux 里启动 samba 服务,然后给所有人一个 write 权限,这样可以互传文件了。建立也极为简单,我只看了一会 Sir 上北南南北兄的文章,再修改一下 /etc/samba/smb.conf 里配有完善说明的设置,立马搞定。

首先修改 /etc/samba/smb.conf 文件:

[global]
   workgroup = Slackware
   server string = Samba Server
   security = share   # 这样的认证方式不需密码

[linux]
   path = /path/to/dir
   writeable = yes
   browseable = yes
   guest ok = yes
   dos charset = gbk
   unix charset = utf-8
下面的命令用于登入和检查:

启动服务
# . /etc/rc.d/rc.samba
关闭服务
# . /etc/rc.d/rc.samba stop
看服务是否启动
# pgrep smb
查看 samba 服务端口
# netstat -tlnp | grep smb
若防火墙封锁了端口,可以使用下面的命令清掉
# iptables -F
好了,就这么简单,:)

CategoryLinux / Permalink

2月17日 周五 21:56

全中文

刚开始搞主页的时候,都是学着别人的路子走过来的,比如网页的布局、颜色的搭配甚至行文的语言等等。

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标题栏上有中英两种说明文字,但是具体的内容却往往只有中文。一方面自己的英文水平有限,再说一边写中文一边写英文也是很累的做法。想想这个主页的起因,大半都是因为想尝试一下的缘故,又不是商业网站,故意讨好谁谁谁是不可能的,所以在标题栏上写英文,实在是“蠢蠢”的做法。虽然这是当时许多个人主页上都通行的方式,可实际上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所以现在试着把可以去掉的蹩脚的英文都去掉了,剩下的大部分是链接,还有就是大家都看得懂的月份表示(暂时觉得这方面还是英文在版面上显得更清爽一些)。接下来还得慢慢尝试,把一些链接改成中文的,这样应该更自然一些。

还有,全中文是我的 目标,:)

CategoryThisSite / Permalink

2月17日 周五 16:02

合工大与市政府

前几天上计算机网络,老师说到了城域网的概念时,很有意思。

以前我一直以为世界上只有一个网络,那就是 internet,其实那根本不正确。Internet 只是众多网络中的一个,而它也由许多网络所组成。说到现在国内的城域网的状况时,还处在初级阶段,国内的网络更多的是由诸如教育网、ChinaNet 等所组成。

然后就有了下面有趣的一幕。从合工大往市政府发一封 e-mail 时,e-mail 要往哪走,最后才到达市政府呢?如果是以前的我,当然会自以为是地认为,从合工大到市政府,直接传不就到了吗。而实际上,合工大处于教育网,市政府处于 ChinaNet,两个网络在合肥市没有联通,所以 e-mail 会先从合工大到了科大,那里是安徽教育网的出口,然后从科大到了东南大学,最后从东南大学到了清华,那里的教育网才和 ChinaNet 连接起来。

没想到地域相处这么近的地方,在网络上却要绕这么远的路。当然,如果让城域网发展起来的话,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CategoryLife / Permalink

2月14日 周二 20:28

我和概率论有个约会

没想到情人节还可以补考概率,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呢。

刚刚结束的概率考试自我感觉还不错,起码全写完了。不过每当我一有这个念头就会想起以前老师的一句话:“写得很满~”,他用来形容一份"完美"试卷的经典台词。唉, 是命也躲不了,考完就放了呗。

这几天日子蛮紧的,寒假的时候没想到概率还有机会补考,所以一直没做准备,到了学校后时间已不多,才匆匆忙忙的开始,那时候离考试已 72 小时不到了。还好,刚刚开学,事情不多,不至于劳累,而且目标明确,也容易达成。所以,相比去年年末,似乎过得还要好些。只不过在开学的时候就忙忙碌碌,连情人节都不闲着,在校园里显得比较异类。这也不多不少中了我的下怀,既然无法“标新”,“立异”总可以吧。有时候“Q”一点也不错。

已经 3 顾概率论了,希望下次的情人节不会再有约会,:)

CategoryLife / Permalink

2月11日 周六 21:09

A long way

终于来到学校,架起了电脑,忍不住 blog 一下,只为了证明俺还是存在地,:)

长长的路,愿意从记忆中抹去的几天,不想多说了哈……BTW,对广州的印象好了一些。

CategoryLife / Permalink

2月8日 周三 23:30

把麦

很久没在 KTV 里疯了,把住那个麦才知道自己的真实声音。可惜没几首是真正懂唱的,屏幕前的词总是跟不住,唱歌时有如被谁掐住了脖子,都怪平时练得太少,现在只能靠脸皮厚上战场了。

还好有闪光点,多亏点了那几首只需放开嗓子吼的简单曲目,总算有了发挥的余地,嘿嘿。

不过也有遗憾,有人始终没把过麦。

CategoryLife / Permalink

2月8日 周三 23:24

改头换面

从今天开始不再使用 Lalawu 这个 ID,改用 Sucha,懂玉林话的,大概已经知道是什么了。

重要的是,人没变。

CategoryThisSite / Permalink

2月7日 周二 15:58

MicroEmacs and JED

要是 Emacs 有 VIM 那样小巧多好。

最近因为写 shell 脚本用 VIM 特多,变成了使用 Emacs 时,会不自觉的 gg、ESC、或是 ^D,^B 等等,面对屏幕诧异之时,才想起原来面对的是 Emacs,而不是 VIM。

Emacs 确实庞大,到了我现在使用的这个版本 22.0.50 时,单单 gzip 压缩过的源码就有 27M,若要安装,则存放临时文件所需要的空间就得一两百兆,每次我打开 Emacs,总有点点隐痛,因为它太慢了。

Emacs 和 VIM 对编辑器的影响太大了,所以你随随便便地就可以找到一款与他们相类似的工具,比如 MicroEmacs(me),比如 JED。它们都可以设置类似 GNU Emacs 方式的按键,语法高亮,支持多平台,拥有不错的扩展能力,使用自定义 的设置方式进行设置与扩展。其中 JED 使用了 S-lang,一种类似于 C 的语言来进行配置和扩展。它们所共有的是,极端的小巧和快速,比 VIM 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显示方面,总的来说是 me 比 JED 要好一些,不过若是在 Linux 的 console 下面,JED 的颜色要比 me 好,而在 win 的窗口里,me 则要胜出很多。me 的文件管理器很有意思,跟 win 的文件管理器很像,可以显示目录树。

Emacs 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早已不是单纯的编辑器,依靠庞大的功能扩展包,它可以轻松完成你碰到过或是没碰到过的复杂而困难的编辑工作,而且它也非常容易扩展,背后有丰富的文档支持。相比之下,me 和 JED 都还在发展中,但对于主流平台以及编程语言的支持已经很不错了,随着用户的渐渐增多,它们会变得更易于使用,更强大。

昨天整个晚上都在尝试这两个编辑器,真是让我兴奋不已。虽然现在用 VIM 已经可以完全应付我的工作,但是用它来写大量的括号(lisp?scheme?)总觉得很别扭,所以就找到了这两个编辑器。它们跟 Emacs 很像,非常容易上手,me 甚至还有图形化的配置工具,设置自己的配置文件根本不花时间,立马就可以使用, JED 所支持的文件模式(比如 html mode)比较有限,有时得自己找到模式定义的文件,修改配置。

PS: MicroEmacs 的下载页面里的 NanoEmacs 只是一个“裸”编辑器,没有语法高亮,文件模式,帮助文件……唯一的特点就是非常小巧,或许适用于单纯的文字编辑工作。

CategoryLinux / Permalink

2月6日 周一 14:45

alias 与 builtin

今天突发奇想,想让 cd 这个命令在不加参数的情况下回到原目录,于是尝试了 下面的这个函数:

CD()
{
    case $1 in
        "") cd $OLDPWD ;;
        *) cd $1 ;;
    esac
}
alias cd='CD $1'
但这样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因为经过 alias 声明后的变量/命令在整个 shell 的执行周期内都是确定的,这样就把 bash 内建的 cd 和声明后的 cd 混淆了,函数会执行经过声明后的命令,运行的结果就是不断地循环。

为此 man 了一下 bash,查看到了 builtin 这个命令,指定用 bash 内建的命令执行,后边的参数不用变。修改了一下原函数,加上了 builtin 关键字,如下:

CD()
{
    case $1 in
        "") builtin cd $OLDPWD ;;
        *) builtin cd $1 ;;
    esac
}
alias cd='CD $1'
就能按所希望的运行了。将它加入 ~/.bashrc,source 了一把,于是,当你不加参数地运行 cd,就会在最近的两个目录间跳转,而不是默认的回到主目录,有些时候还蛮有用的。当然,若想回到主目录,就得多费一点工夫打上 cd ~。

CategoryLinux / Permalink

2月4日 周六 17:30

27/3 = 9

今早应外婆之邀,跟表妹一起吃去早餐,老少一起叙叙旧。

可怜我早上 7:45 就起来了,老人家请客,不能迟到。但昨晚不知为啥,竟睡不着,或许是时间太早,还一直清醒着呢。然后照计划,8:30 前就骑车到龙船那儿了。

接着和表妹陪着外婆沿公园路一直走到了五灯坡。靠,早上 8 点多钟,天灰蒙蒙的,冷清的街道上还没什么人,实在搞不懂她们为什么要起这么早,又临时改变计划要到温馨堂上边的餐馆吃早茶。走在路上时我就猜到,那里根本不会有什么早茶吃,因为谁也不会到那个又高又偏僻的地方吃早茶。果然不出我所料,一大早吃了个闭门羹,人家根本就没有早餐供应。

于是不得不改变路线,到原定的天麒居吃。我无所谓,多走一段路也没什么,但这可苦了外婆,年纪那么大了还要跑那么远。都是那个可怕的临时计划。

才走到电力大厦下面,天麒居还未出现,表妹就把外婆拉进了休闲居。那个地方实在不爽,人气虽然蛮旺的,但是东西摆得好挤,几乎没有坐的地方,若不稍稍挪动一下桌子,我只能斜着坐,算是依在了桌子的一边。再说服务也够慢,早茶早茶,人都坐下了竟不晓得要上茶水,真是不懂赚钱。没几个菜可点不说,点好过后 N 久都端上不来,害我还焦急地追问了一次。呆在那 2/3 的时间,都花在了等点心上。最可怕的是那个地方竟然没有肠粉,要不是为了外婆,我可以立马转身出门到第二电影院那儿坐地摊,花 10 分钟把早餐搞定。

就这样,终于等来了吃东西的时间。我点了一碗大肉云吞,外婆和表妹吃得都不多,仅有的几个点心到最后几乎还是我搞定。一顿杀下来,只花了外婆的 27 块,笑得她合不拢嘴。我累了一个早上,觉也没睡好,肚子充饱了但吃得实在不爽,把往年吃早茶的良好印象一股脑吹得烟消云散。

唯一的乐趣,算是陪了一下老人家,哄她开心就行了。

CategoryLife / Permalink

2月3日 周五 18:04

没有哪一年象今年那么热,而且持续这么久。我回来有一两个星期了,感觉白天的气温没下过 10 度,在大部分的时间里,根本不用披外套,像我,一件秋衣就够了,在太阳下甚至会出汗。

想在收假前把《基督山伯爵》看完,现在只看了一本多一点,还剩下三本没动手。以前还在玉高时,曾从图书馆借过一本《基督山伯爵》两本集的下册,但是上册却一直没有弄到手,现在对故事情节的记忆早已模糊,一切还得从头开始。

如今在学校是一有时间就墩坐在电脑前,根本就没想过有看小说这种事,所以现在要好好珍惜机会,要不去到学校又开始堕落了。

CategoryLife / Permalink

2月1日 周三 17:56

初一,初二,初三

过年最快乐的就是除夕、初一、初二和初三这几天,吃饭、睡大觉、烧鞭炮,还可以串门拿红包,快活极了。

说到拿红包这件事,挺不好意思的。家里大堂之下就数我最小,自我之上的堂兄要么有了固定的工作,要么就是可以出去赚钱独当一面的了。而我还没大学毕业。都二十几的人了,还拿红包,说出来真怕被人笑话。

除夕外婆留在了我们这边,因为表妹要回她婆婆那里,那边只剩下外婆一个人了。我可是狠狠地吃了一顿,然后跟堂兄一起烧烟花。春节晚会我是不怎么看的,老爸倒是很精神,早早准备好了他那台 DC,用来录像。以前充当主力的录像机却被撇在了一边。后来听说赵本山演的小品很不错,把往事又重提了一遍,呵呵,有意思。

和往年不同的是,今年老爸也奈不住寂寞,买了一卷炮仗,准备赶着初一来临的那一刻烧。这次是我点的火,那时开发区这边可是闹翻了天,天上天下,有如电闪雷鸣,烟花爆竹之声,震耳欲聋,面对面说话都听不见。点了火就后悔买得少了,才一卷,闹了一小会就没了。后来听同学说,市区内也烧成了一片,警察都不管。春节烧炮仗么这传统的事,地球人都知道的,管也管不了。

初一去外婆家的时候,从东门口下龙船里,早上 11 点还没什么人,我就纳闷,以前初一这可是人山人海的,走路都挤不进去,咋地现在人就这么少呢。没想到比我晚到十几二十分钟的老爸老妈,却经历了往年初一的那一幕,原来是时候太早,大队人马还没涌到。

然后是晚上老友喊去烧烟花,一直闹到一点多才回到家。和去年一样,又忘了问他们什么时候去买“料”,结果是很不好意思地蹭了他们的。不过来的人不多。唉,大家都长大了,事也多了起来。烧完了烟花,一帮人吵着去吃宵夜,可周佩村里最著名的云吞店竟不开门,太不专业了,最后是到了公园旁边的新摊才解决。

初二犯困,醒得好迟,但今天任务繁重,得跟着大人们回老家,聚亲戚的同时,烧一烧开春纸。吃饭的时候大家聊到了我的学业,吵着给我下任务,要我考研。其实老爸老妈这一代,蛮利害的,但是不巧碰上了文化大革命,因为家里的政治原因,上不了学,相比之下,还不如爷爷奶奶这一代,是那个时代少有的大学生。所以,要我努努力,超过他们。唉,现在学位都还得努力去保,考研虽然也在计划之内,但是按照小家庭里面的意见,还是找工作要紧。看来得两边忙了。

初三下起了雨,但相比往年,还是很热。大家决定逛龙珠(岩)风景区。没想到天气这么不顺人意,一路上风大雨大,老爸老妈还逛错了路,我跟小姨、表妹一起坐车,还好,不多会儿就到了。这个地方周围没什么出奇的,就这一片有点意思。风景区有如小小的盆景,几座石山围绕着一潭湖水,水很浅,水草很高。后来坐船的时候,那些脚踏型的在水草的阻碍下,螺旋桨很容易就被缠上,手划型的还好。风景区内的洞穴,小得很,没什么玩头……

不过出来就是图开心的,管它什么风景不风景的,玩得开心就行。

CategoryLife / Permalink